东海期货:铁水产量见顶矿石供需格局或逆转

东海期货:铁水产量见顶矿石供需格局或逆转

上半年生铁产量整体处于高位,矿石需求强劲。二季度之后,钢厂持续亏损,减产检修范围逐步扩大。若在考虑粗钢压减以及原料替代等因素矿石需求环比可能会出现明显减量。

受制于疫情反弹、美联储加息以及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海外经济持续放缓,钢材价格大幅回落,海外钢厂的生产积极性也受到了一定的限制。下半年海外铁水产量下降的趋势难以扭转。

按照比较中性的,国内粗钢产量压减1500万吨估算,下半年国内铁矿石将由上半年的供应短缺转为过剩1778万吨。若在考虑海外铁水减量的话,下半年全球铁矿石的过剩程度可能会接近4000万吨左右。

尽管矿石基本面中期偏弱,但经过6月份以来的大幅下跌之后,一些短期的利好因素可能也不容忽视。主要是市场化减产的曲折性,7月底到8月初宏观情绪可能有所好转以及成本支撑因素的影响。在这些因素影响下,09合约可能面临较强支撑。

结论:下半年矿石供需将由上半年的偏紧逐步转向宽松,铁矿石港口库存或累积至1.52-1.53亿吨的水平,矿石价格中期下行趋势不改。但考虑到市场化减产的曲折性,加之目前盘面价格已经接近海外高成本矿的成本以及7月底到8月初宏观面情绪可能会有一定好转,所以矿石价格短期亦有阶段性反弹可能。

今年年初以来,受到国内铁水产量回升,海外俄乌冲突爆发、通胀预期加剧等因素影响,铁矿石价格整体表现强势,普氏62%铁矿石指数从去年11月低点87.2美元/吨最高上涨至162.75美元/吨,涨幅达到86.64%。但4月份之后,美联储加息进程加快,海外经济衰退预期增强;而国内钢铁行业因受疫情影响,持续维持低利润、低需求的格局,铁矿石价格也随即开始了两个月左右的下跌走势,目前普氏指数已经跌至100美元/吨附近,主力合约2209页跌破了700元/吨。我们认为,下半年矿石供需格局将逆转,价格也将继续呈现重心下移的趋势。

自去年11月粗钢压减任务完成之后,在高利润的刺激下,国内长流程钢厂产量快速回升,上半年国内生铁产量同比下降了4.7%,降幅较一季度收窄6.3个百分点,其中二季度生铁产量连续三个月正增长。钢联口径的247家钢厂高炉日均铁水产量也自去年的12月上旬回升持续回升至今年的6月上旬,期间仅冬奥会期间有小幅回落,铁水日产量峰值为243.29万吨,较12月低点回升22.44%。整个上半年粗钢产量虽然一直延续同比下降的态势,但这主要得益于废钢的减量,铁矿石的消费则一直是比较强劲的。

不过,进入4月份以后,国内疫情反弹,钢材需求明显走弱,库存出现反季节性变化。截止到7月第二周,5大品种钢材库存为2043.02万吨,较年内高点回落15.45%,远低于往年同期38.94%的平均降幅。供强需弱导致钢价大幅回调,钢厂亏损范围持续扩大。根据我们的测算,目前长流程螺纹钢的利润为-154元/吨,热卷为-417元/吨,而最新一期的钢厂盈利占比数据已经降至13.85%,这导致了钢厂减产的范围开始从短流程扩大至长流程钢厂。自6月第三周开始,全国247家钢厂高炉日均铁水产量连续4周回落,累计降幅达到17万吨。从已经公布的二季度经济数据以及一些高频指标来看,钢材需求尚无明显好转迹象,那么若后期钢厂亏损的状态继续持续的话,钢厂主动检修、减产的意愿可能还会增强。根据钢联最新的调研数据,自6月15日以来,全国样本企业有68座高炉检修,铁水日产量减少23.32万吨。

当然,仅靠钢厂主动减产的话,其过程可能会比较曲折。要保证供应收缩的持续性,还需要粗钢压减政策的支撑。事实上,今年4月19日,发改委就明确了今年继续保证粗钢产量同比不增的方向,不过在此之后,仅江苏、山东、云南几个省传出了相对明确的限产目标。而且从钢协7月13日的社论中我们可以看到,下半年行政性限产的力度可能会低于预期。但我们认为平控的要求还是会继续维持的。

另外,4-5月疫情期间,物流受阻,废钢到货量明显下降,价格高企,导致短流程企业自4月初开始亏损幅度就持续扩大,5月份开始大面积减产,截止到7月第二周,短流程螺纹钢产量为20.52万吨,较5月初高点下降近50%。长流程钢厂亦主动降低废钢添加比例,6月份国内铁钢比数据已经回升至85%,较3月回升4个百分点,相应的废钢添加比例则下降4个百分点。但随着6月之后废钢到货量的逐步回升,废钢价格大幅下跌,目前张家港废钢价格为2260元/吨,较6月初下跌1000元/吨,这使得废钢较铁水的性价比再度显现,电炉企业盈利也再度转正。我们预计后期废钢供应可能会与2020年疫情之后类似,呈现缓慢回升的趋势,加之废钢性价比的再度出现,从原料替代的角度讲,矿石需求也将减弱。

鉴于下半年行政性限产力度可能不及预期以及废钢性价比的回升,我们这里以平控、压减1500万吨和3000万吨粗钢产量三种情形来讨论2022年粗钢限产政策,并以上半年废钢比均值17%(这一废钢比水平比6月份高两个百分点)计算年度生铁生产量。从同比角度看,7-12月铁矿石需求增量在-1760万吨到2223.76万吨之间。不过,由于去年7-12月粗钢压减政策执行比较严格,导致粗钢产量基数比较低,所以除了同比数据之外,还需要关注一下环比数据。若以环比数据来看,7-12月铁矿石需求量相比今年6月环比下降44.53到66.19万吨/天。

受制于疫情反弹、美联储加息以及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海外经济持续放缓,钢材价格大幅回落,钢厂的生产积极性也受到了一定的限制。今年1-5月,除中国之外的其他地区生铁产量为1.79亿吨,同比下降5.5%;日均产量自去年11月达到126.07万吨阶段性高点后,环比持续下滑,5月份已经降至116.47万吨。根据钢联调研的消息,目前海外钢厂减产仍在持续,日韩部分钢厂7月预计会减产10%;俄罗斯钢厂预计今年钢产量同比将减少15%,其中下半年降幅最大,印度钢厂在9-10月间也会进行15-25天的检修。所以下半年海外铁水产量下降的趋势预计难以扭转,就是以5月份的铁水日产量水平预估,6-12月海外铁水产量同比仍会下降1889万吨。

另外,根据OECD2021年9月公布的全球钢铁产能报告估算,2022年除中国外的其他地区新增高炉产能预计仅为750万吨,若按80%左右的产能利用率水平,且下半年产能全部投产预计,则2022年下半年这部分铁水的新增量仅为300万吨,折合铁矿石需求约480万吨。而在目前的环境下下半年海外新增钢铁产能能否如期投产还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对于主流矿供应,我们主要从发运量和新增产能两个角度来进行分析。今年上半年,受制于南半球雨季以及疫情冲击因素影响,主流四大矿山发运量明显低于预期。根据已经公布的财报数据,上半年四大矿山矿石发运量为5.22亿吨,同比下降411.1万吨。另外,除淡水河谷因其中西系统出售和码头堆料混匀作业影响,小幅下调其产量目标500-1000万吨之外,其余三大矿山产量目标均持平或者小幅上调。按照最新发运量指引取均值估算,四大矿山下半年发运量要达到5.91亿吨才能够完成目标,同比增幅达到3722万吨,环比上半年则要增加6941万吨。具体到每一周的线周钢联口径的四大矿山发运量仅为1944.1万吨,所以未来几个月主流矿供应增量还是比较大的。

另外,前文我们曾经提到,下半年海外铁水产量将会进一步下降,所以四大矿山向中国的发货比例可能会进一步增加。若假设澳洲发往中国较今年平均水平提升3个百分点左右,至85%,巴西发货比例回升至去年四季度的水平约70%左右,则下半年四大矿山供应至中国的量同比将增加约2774.1万吨,环比上半年的线

新增产能方面,今年主流矿的增量主要集中于力拓和FMG,淡水河谷除少量新增项目外,其他主要以提产和复产为主,且从投产时间来看,主要集中于2022年下半年。考虑到FMG的Iron Bridge项目投产时间推迟到了今年年底道明年年初,所以预计今年四大矿山的新增产能大概在7000万吨左右,若假设下半年全部达产,则产量大概增加约3500万吨左右,与前文估算的发运量增量数据基本接近。

非主流矿的供应量主要取决于铁矿石价格的变化情况,截止到7月21日的普氏指数均值为136.22美/吨,而2021年全年的均值则为159.84美元/吨。跌幅达到15%左右。价格的下跌,加上天气、疫情以及地缘政治因素的扰动,导致非主流矿供应减量还是非常明显的。英美资源今年一季度将全年的产量指引下调了300万吨至6000-6400万吨,而2021年全年其产量为6380万吨;乌克兰最大的球团矿厂Ferrexpo今年上半年481.6万吨,同比下降了16%;印度因上调出口税影响,预计全年铁矿石出口减量在2000万吨左右,所以综合来看,非主流矿今年全年减量3000-3500万吨左右,下半年的减量约在1500-2000万吨,主要为印度和乌克兰的减量。按照70%发往中国的比例估算的话,预计下半年国内非主流矿的减量在1100-1400万吨之间。

上半年受制于疫情的影响,国内矿产量也不及预期,铁矿石原矿产量同比下降了2.9%;钢联口径的铁精粉产量也同比下降3.6%或465万吨。考虑到当下钢厂处于持续亏损的状态,加上内蒙古、唐山等地的生态环境修复工作仍在继续,所以下半年国产矿的增量也相对有限。我们预计2022年铁精粉产量持平概率较大,下半年同比增加约485.6万吨。

从上半年的情况看,国内矿石供应最为紧张是3,4,5这3个月,6月份之后随着钢厂减产范围开始有所扩大,供应偏紧格局有所好转。根据我们测算,整个上半年铁矿石供应短缺约为4600万吨左右,但6月份供需缺口由5月的1992万吨收窄到约210万吨左右的水平。

对于下半年国内矿石需求,考虑到行政性限产的力度会有所降低,我们采用中性的可能,即全年粗钢产量压减1500万吨进行预估,下半年矿石需求同比将小幅增加231.76万吨,同期国内主流矿供应增加2774万吨,国内铁精粉小幅增加485.6万吨,非主流矿减量约1250万吨,综合预估的话,下半年国内铁矿石将由上半年的供应短缺转为过剩1778万吨。若在考虑海外铁水减量的话,下半年全球铁矿石的过剩程度可能会接近4000万吨左右。所以,我们认为未来国内铁矿石港口累库的趋势可能会继续延续,预计到4季度港口库存可能会累积至1.52-1.53亿吨的水平,矿石价格中期的下行趋势亦会延续。

本文前面三部分主要是对铁矿石中期的供需格局进行了分析,但6月份以来的大幅下跌之后,一些短期的利好因素可能也不容忽视。一是,前文曾经提到,下半年行政性限产的力度可能会低于预期,限产更多采取市场化方式进行。而市场化的减产可能就决定了减产不可能一蹴而就,一旦钢厂利润有所好转或者甚至不亏现金流的情况下,就可能会有阶段性复产的可能。二是,本轮黑色板块的大幅下跌,除了钢材需求疲弱导致的负反馈之外,海外经济衰退预期的增强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不过经过6月份以来的快速下跌之后,市场风险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释放。且市场对于即将举行的中央政治局会议还是有一定的期待,而美联储下一次的议息会议要到9月下旬。那么未来1-2个月一旦宏观面情绪有所好转,钢价企稳的话,矿石价格可能也会跟随反弹。三是,从矿山成本来看,边际供应的成本大部分集中在80-90美元之间,以图15中最高的美国的成本80.2美元/吨为例,折算道到盘面大概在639元/吨,也就是说在没有新的重大利空的情况下,盘面在这里可能会存在一定支撑,若在考虑修复贴水因素的线合约短期下行空间可能比较有限。

综合以上分析,下半年矿石供需将由上半年的偏紧逐步转向宽松,铁矿石港口库存或累积至1.52-1.53亿吨的水平,矿石价格中期下行趋势不改。但考虑到市场化减产的曲折性,加之目前盘面价格已经接近海外高成本矿的成本以及7月底到8月初宏观面情绪可能会有一定好转,所以矿石价格短期亦有阶段性反弹可能。所以操作上建议01继续等待逢高沽空机会,但09短期不宜继续追多,可考虑9-1跨期正套操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