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瞳光学营收数据异常存货和营业成本有疑义

宇瞳光学营收数据异常存货和营业成本有疑义

东莞市宇瞳光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宇瞳光学”)主要 从事定焦镜头、变焦镜头等光学镜头的研发和产销。近日,公司 公告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在创业板发行 新股 2858 万股,募集资金*****.06 万元投入到“光学镜头扩产建 设项目”等三个项目之中。

分析宇瞳光学招股书,可以发现该公司在报告期内(2021 年 至 2021 年)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的同时,应收账款增幅和存 货出现了大幅增加,而与这些增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货币资金 却相当紧张,报告期内最少时还曾不到 200 万元,这从侧面反映 出公司资金链的相对紧张。当然,这些问题并不是本文讨论的重 点,重点在于宇瞳光学在报告期内不仅营业收入存在异常,且存 货的增减变化和根据产销情况测算出来的结果也并不相符。 营业收入异常

招股书披露,宇瞳光学的营业收入主要由定焦镜头和变焦镜 头的销售收入构成,此外还有少量的其他收入。报告期内,公司 营业总收入分别达到了*****.91 万元、*****.93 万元和*****.32 万 元。其中,在 2021 年营业总收入中,境内收入占比 92.27%,在 此基础上考虑境内销售收入部分应计缴 17%的增值税,则可推算 出当年含税营业总收入为*****.83 万元。

在 2021 年合并现金流量表中,宇瞳光学 2021 年“销售商品、 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85 万元(如表 1),同时,资产负债 表中仅预收了现金但还未结算的预收款项新增金额为 49.83 万元, 两者对冲后可得知,与 2021 年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为 *****.02 万元。与含税营業总收入勾稽,意味着这一年应该有 8059.81 万元销售因未能收到现金而需要形成相应债权,即理论

上将有 8059.81 万元应收款项(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新增。 然而事实上,在这一年合并资产负债表中,应收账款期未余

额为*****.90 万元、应收票据期未余额为 3769.98 万元,此外, 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为 512.47 万元,三项合计金额为*****.35 万元, 相比期初相同项目合计仅新增了 3466.22 万元。很显然,实际新 增值相比理论新增值要少了 4593.59 万元,这意味着公司存在 4 千多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既没有收到现金,也没有获得应收款项 新增数据支持的情况。

2021 年情况类似。由营业总收入*****.93 万元及境内收入占 比 90.38%测算,含税营业总收入为*****.59 万元。同期,公司“销 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76 万元、预收款项减少了 89.93 万元。三者勾稽后可知,理论上将有*****.90 万元未能获得 现金支付的销售需要新增债权。

可实际上,2021 年宇瞳光学应收账款期未余额有*****.75 万 元、应收票据期未余额有 5937.52 万元、应收账款坏账准备有 336.87 万元,三项合计金额跟期初相同项目余额合计相比,仅新 增了 8492 万元。很显然,实际增加值与理论新增值相比,存在 4972.90 万元的差额,即有 4972.9 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存在莫名 新增的现象。

从连续两年营收数据变化看,宇瞳光学已经出现了合计近亿 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没有获得相关数据的支持,这种情况是非常可 疑的,并不符合一般的财务会计原理,不排除该公司为达到上市 目的而虚增营收的可能。 存货与产销情况不符

库存商品、产销情况的变化是跟营业收入变化密切相关的, 既然宇瞳光学出现营业收入有虚增的可能,那么其存货与产销情 况又是否合理呢?

此其存货之中的库存商品也主要就是这两类产品。2021 年,公 司定焦镜头的产量为 6454.27 万件(如表 2 所示),而销量只有 5813.37 万元,意味着当年的产销之差达 640.90 万件,而未销售 出去的定焦镜头也将记入存货,形成库存新增。根据招股书披露 的 2021 年定焦镜头的单位成本每件 6.44 元核算,当年库存新增 的 640.90 万件定焦镜头的成本应该有 4127.40 万元。

同样的方法测算变焦镜头库存,由招股书披露信息来看, 2021 年的产量比销量少了 18.29 万件,也就是说,这一年公司消 化了部分往年库存商品,导致该类产品的库存出现相应减少。由 变焦镜头 2021 年的单位成本每件 27.33 元核算,所减少的库存 的成本合计大约为 499.87 万元。

综合上述两类产品的产销情况对库存商品的影响,可以发现 在一增一减下,最终结果是 2021 年库存商品应新增 3627.53 万 元才合理。可实际上,招股书披露的 2021 年库存商品变化却是, 8540.99 万元年未库存比年初库存仅新增了 1404.37 万元。

这就让人感到奇怪,根据产销情况测算出来的库存商品增加 金额远高于招股书披露的金额,两者之间相差了 2223.16 万元。 要知道,在宇瞳光学的收入构成之中,公司 2021 年其他收入只 有 3349 万元(占比 4.35%),其对库存商品变化的影响应该是十 分有限的,可相差的 2200 多万元库存商品又是怎么回事呢?

与 2021 年出现的 2000 多万元库存数据上的差异相比,2021 年的情况要好很多。其中,这一年定焦镜头的产量比销量多 87.11 万件,由当年单位成本每件 6.53 元核算,理论上定焦镜头的库 存应该增加了 568.83 万元;变焦镜头产量比销量少 12.57 万件, 单位成本为每件 22.27 元,理论上该类产品库存应该减少 279.93 万元。综合起来,这一年两类产品的理论库存合计应增加了 288.89 万元。而从招股书披露的 2021 年库存商品期未余额 7136.62 万元与期初余额相比来看,当年实际新增 831.11 万元。 很显然,理论新增值与真实增加值相比仍相差了 542.22 万元。

采购方面也出现大额数据差异。2021 年,宇瞳光学向前五 名供应商采购了*****.39 万元(如表 3),占当期采购总额的 59.61%, 由此可推知,这一年的采购总额高达*****.83 万元。此外,考虑 17%增值税影响,当年含税采购总额达到了*****.23 万元。

同年,宇瞳光学进行采购的“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 为*****.31 万元,除此之外,这一年预付款项余额减少了 134.37 万元,这是以前支付的现金在本年度被确认了采购。两项合计可 知,2021 年用于采购的现金流量达到*****.68 万元,与*****.23 万元含税采购总额勾稽,可知有 620.55 万元含税采购额未能支 付现金,理论上,这需要形成新增债务。

同年资产负债表中,宇瞳光学年末的应付账款期未余额为 *****.94 万元、应付票据期未余额为 5328.05 万元,两项合计结 果与期初相同项目合计相比,新增了*****.07 万元。显然,实际 债务新增值与理论新增值相比,两者相差了*****.52 万元。

同样的逻辑推算 2021 年的采购,可发现有类似情况存在。 2021 年,公司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金额*****.26 万元,占当期采购 总额的比例 59%,由此推算出当年采购总额为*****.56 万元,考 虑 17%增值税影响,含税采购总额达到了*****.24 万元。

同年,*****.79 万元“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在冲抵 预付款项新增的 504.50 万元之后,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量为 *****.28 万元;同时,在当年新增负债上,期未应付账款和应付 票据余额合计要比期初相同项目余额合计数新增了 5900.20 万元。 综合现金流量和新增债务情况可知,两项合计达到*****.49 万元。 这一结果与 2021 年*****.24 万元含税采购总额相比,显然要多 出 6811.24 万元。

那么,采购数据连续 2 年出现偏差,这是不是报告期内宇瞳 光学的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等出现了较大金额的增加,从而导致

上述采购数据的勾稽结果出现偏差的呢? 经过分析宇瞳光学长期资产购置情况,《红周刊》记者发现

其固定资产等长期资产购建活动对采购相关数据的影响是非常 有限的,并不能覆盖上述勾稽结果的偏差。例如,2021 年固定资 产、在建工程、无形资产及其他非流动资产合计增加了*****.64 万 元,而同期的“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 金”有*****.96 万元,两项相比较只相差了 807.68 万元,远远小 于前述 2021 年相关现金流量及应付款项合计比同期含税采购总 额多*****.52 万元的事实。同样,2021 年的情况也相似。

当然,因招股书只披露了“已背书或贴现且在资产负债表日 尚未到期的应收票据”的部分情况,并没有清楚而明确地披露票 据背书及贴现的金额,因此该项内容的影响是不是能覆盖上述数 据偏差还无法得到证实。 成本不准确

除了采购相关数据不符合一般财务勾稽规则,其原材料采购 情况跟材料成本变化也是不相符的。

2021 年,宇瞳光学玻璃镜片半成品等主要原材料采购金额 合计*****.42 万元,同时,公司在这年还采购了 1556.21 万元电 和 107.49 万元水,由此合计,这年主要原材料和主要能源采购 金额合计达到了*****.12 万元。

一般情况下,主要原材料和主要能源的采购金额应该跟营业 成本之中的直接材料以及庫存商品之中的材料成本金额相同,或 者相差不大才对。然而,在深入分析招股书中相关财务数据之后, 《红周刊》记者发现结果并非如此。

招 股 书 显示, 2021 年 营业成 本之 中直 接材料 的金 额是 *****.49 万元(如表 4),占营业成本的 53.03%,将其跟主要原材 料能源的采购金额对比,可合理推测还有 9226.63 万元的原材料 并未结转到营业成本需要在存货的原材料及材料成本中体现。

有少量周转材料 59.22 万元,两项合计比上年相同项目仅新增了 5513.57 万元。可见,在考虑了直接列于存货之中的原材料之后, 理论上还将有 3713.06 万元被包含在库存商品以及在产品的材料 成本之中。

可实际上,2021 年库存商品 8540.99 万元和在产品 5249.19 万元合计比上年相同项目增加了 3897.99 万元,用直接材料占营 业成本的比例 53.03%去测算,得知新增产品存货之中大约有 2067.10 万元是材料成本。由此,我们发现在考虑了 2021 年全部 存货中与原材料有关的因素之后,公司仍有 1645.96 万元的主要 原材料及能源采购金额并未体现在营业成本或存货成本之中。

同样,2021 年主要原材料及能源的采购金额合计*****.76 万 元,比营业成本之中的直接材料*****.49 万元多 3294.27 万元。 但是,存货之中的原材料及周转材料合计比上年增加 1263.35 万 元,在产品与库存商品合计比上年增加 1515.76 万元,若以直接 材料占营业成本的比例 51.77%测算,则所含材料成本大概增加 784.71 万元。由此,2021 年存货中的原材料及材料成本部分合 计只增加了 2048.06 万元。

显然,原材料采购与直接材料成本之间的差额还有 1246.21 万元并未得到存货数据的支持的。那么,这到底又是公司的采购、 材料成本、存货哪一方面数据出了问题呢?

Leave a Reply